第999章 无法安宁

第999章无法安宁

这个夜晚,有些人注定无法安宁,唐经纬一瘸一拐地走上江滩,自从逃到这个地方,他就开始努力梳理着发生过的一切,可是他还是毫无头绪。

江边的风很大,不远处一个谢顶的男人生着一堆火,盘膝坐在火堆旁抽着一杆有些夸张的旱烟。

唐经纬还是有几个穷亲戚的,他很念旧,对这些穷亲戚都不错,长久以来他一直资助着他们,当他遇到危机的时候,他想到的不是权贵,而是这些人。

有些人可以同富贵,但是决不能共患难,值得托付和信任的往往是患难时期的旧识。

谢顶的男人叫唐经水,是唐经纬的堂哥,唐经水是个老光棍,没什么本事,浑浑噩噩混了大半辈子,他在唐家宗族中没有任何的存在感,连父母的丧事都是唐经纬出资办理。

唐经水过去也曾经在华年干过,可他实在没什么用处,自己主动选择离开,离开的时候唐经纬给了他一笔钱,让他另谋生路。

唐经水就这附近承包了一个鱼塘养鱼,过得倒也快活,直到前年查出得了肺癌,唐经水拒绝开刀,他认为所有的事情都是命中注定,他这辈子什么都享受过了,就算死也没什么遗憾。

平日里唐经纬很少跟他联系,不过逢年过节还会亲自送钱过来。

今晚唐经纬过来之后,唐经水就看出肯定有大事发生,唐经纬不说,唐经水也不问。

唐经水剧烈的咳嗽声打断了唐经纬的思绪,唐经纬来到唐经水身边坐下,从口袋里摸出一盒香烟:“经水哥,抽这个。”

唐经水摇了摇头:“没劲儿。”用力啜了一口旱烟,又咳嗽起来。

唐经纬道:“现在我才发现,像你这样一个人也不错,无牵无挂。”

唐经水道:“俺没啥本事,不像你,有大能耐的人。”

唐经纬叹了口气道:“啥大能耐啊,到头来连家人都保不祝”

唐经水道:“有事你说。”

唐经纬道:“没什么好说的,经水哥,我今晚就走了,伱有时间帮我去看看经纶。”

唐经水道:“为啥要走呢?”

“我要是不走,可能要坐牢。”

“多大点事儿,我替你。”

唐经纬望着唐经水。

唐经水道:“我最多也就是活一年了,我这辈子还没坐过牢,想去里面看看呢。”

唐经纬道:“我还是要走。”

唐经水道:“你走,走得越远越好,这边的事儿我担了。”

对柳青山来说,今晚发生的事情真是一波三折,本来一切顺利,成功救出齐爽母子,又抓获了其中一名绑匪,可没想到绑匪会服毒自杀,线索中断了,绑匪老耿身上有电话,查找他的通话记录,不难找到另外的号码。

让警方惊喜的是,对方没有关机,利用定位当晚就找到了手机的拥有人。

当警方如神兵天降把嫌疑人团团围住之后,唐经水不慌不忙道:“俺叫唐经水,老耿是我朋友,唐天一是俺本家侄子,绑架乔如龙的老婆孩子都是俺的主意,我主动自首……”

乔如龙也被警方叫去问话,听说这个叫唐经水的人已经承认了一切,乔如龙愤然道:“不可能,这件事就是唐经纬干的,唐经水只是一个顶包的,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

柳青山不慌不忙道:“唐经纬失踪了,我们正在全力搜捕,不过根据目前我们掌控的证据还无法证明他和这起绑架案有直接的关系。”

乔如龙道:“那就去查啊,这样的人肯定事先就想好了退路,他如果没做过为什么要逃?”

柳青山道:“我们刚刚联络了东州警方,打算将潘卫东遇刺的案子和这起绑架案联合调查,根据我们的分析,这两件案子之间很可能存在密切的关联性。”

乔如龙沉默了下去,他心中早就认定两件案子都是唐经纬在背后策划,警方的调查方向无疑是正确的,可乔如龙同时又产生了某种担心,随着调查的深入,他和齐爽的关系,齐爽和潘家的关系势必大白于天下。

如果这些隐私被曝光,那么会给他带来怎样的影响,给乔家带来怎样的影响?

乔如龙不敢继续想下去了,他的内心处于极度的矛盾中,他不会放过唐经纬,但是如果按照常规途径调查下去,恐怕会把乔家的体面扒个干净。

柳青山道:“乔先生,你和齐爽究竟是什么关系?”

乔如龙望着柳青山:“我拒绝回答和本案无关的任何问题。”柳青柳青山叹了口气道:“乔先生,你今晚是否第二次潜入了唐家?”

乔如龙道:“我没有,我的司机可以为我作证。”

柳青山道:“乔先生,我提醒你,如果你不配合,这件案子很难查出真相,我们也无法将真凶治罪,除非……你不想查出真相。”

乔如龙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太晚了,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吧,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很累,需要休息了。”

乔如龙出门的时候,遇到了刚刚接受完调查的潘天化。

潘天化遇到的麻烦比他要大一些,最近一段时间潘天化都必须留在南江,而且每天都要主动来警局报到,现场一死一伤,都和潘天化有关,虽然是正当防卫,可毕竟出了人命,是否防卫过当还要进一步调查,其实警方主要是对潘天化一个人单枪匹马干掉两名训练有素的绑匪存疑。

通过调查发现,老耿年轻的时候曾经是两广武术亚军,后来追随千门四天王之一的笑面天王李阔海,是千门赫赫有名的虎将,因为染上赌瘾欠下高利贷,被赌场大亨斩去两根手指。

千门不知什么原因并未替他出头,后来是唐经纬帮他偿还了赌债,在那之后老耿退出千门,跟随唐经纬开车兼职保镖。

至于死去的那个阿东,是老耿的干儿子,实力绝非泛泛之辈,潘天化赤手空拳击败两名持械绑匪,造成一死一伤,救出两名人质,全身而退,这样的故事实在太玄幻了一些。

根据现场侦查的情况,现场发生了激烈的搏斗,还发现了另外一个人的血迹,这个血迹并不属于现场的五个人,根据基因比对的结果,基本可以锁定唐经纬当时就在现常

但是潘天化一口咬定是他独自一人救出了人质,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个人干的,他在现场也没见过唐经纬。

潘天化看了乔如龙一眼,想跟他打声招呼,可乔如龙却仿佛没看到他一样向停车场走去。

潘天化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些不悦。

两名手下过来为他披上衣服,潘天化伸出手,一人递了雪茄给他,另外一人帮他点上。

潘天化用力抽了两口烟,回想着此前在水塔之上惊心动魄的场景,那个临危不惧,身手不凡的乔如龙。

潘天化可以断定,那不是乔如龙,难道乔如龙在这世上还有个孪生兄弟?

潘天化随即就否定了这个可能,内心中有个模模糊糊的影子,人的样貌可以改变,但是出手和气质在短时间内无法改变,尤其是他营救自己外孙乔治的时候,乔如龙根本不懂医术。

无论出手救人的是谁,现在的结果还算理想,至少女儿和外孙逃过一劫。

虽然潘天化能够理解乔如龙对自己的视而不见,但是他内心深处还是很不舒服的,他自身的背景决定,乔家不愿和他扯上关系,但是他的女儿的档案是清白的,他的外孙更是纯洁无瑕的娃儿,为什么他们也见不得光?

你乔如龙在人前有必要装得跟我素不相识,难道连点点头笑一笑的交情都没有?

潘天化上了车,用力抽了两口烟道:“送我去清淮河。”

花逐月比潘天化抵达约定的地点还要早一些,兰花门的元老九叔、何景梁都已经到了。

已经临近午夜时分,几位兰花门的大人物全都聚集在画舫内饮茶。

这场局是潘天化组织的,他却是最晚抵达的,主要是警方那边的盘问耽误了时间。

潘天化登上画舫,向几位同门抱拳道:“辛苦几位了,这么晚还把大家请来实在是不好意思。”

九叔笑道:“潘老弟一声招呼,我们排除万险也要过来。”

何景梁道:“同门之间,同气连枝,生死与共,潘大哥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

花逐月早就知道这两人是潘天化的死党,过去也在背后拥护潘天化登上门主之位,只不过最后被自己粉碎了阴谋,这两人都不是什么义气之人,对他们来说利益才是第一位的,不然自己也不会利诱他们倒戈,在最后关头改为支持姬佳佳。

九叔和何景梁都起身相迎,但是花逐月稳坐钓鱼台,并不是她狂妄,而是她现在代为执掌门主姬佳佳的权力,是兰花门实际上的当家。

如果是在过去,潘天化心中肯定还会生出不忿,但是今天潘天化非但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悦,反而态度谦恭,微笑着招呼道:“花姐来了。”

花逐月的年纪比潘天化要小很多,甚至她称呼一声叔叔也不为过,潘天化过去从未这样称呼过她,至多也是花总。

九叔和何景梁对望了一眼,心中都明白这样称呼的背后意味着和解。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