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哪里,你又是谁?3

满级大佬她在星际财源滚滚!

只见绿光越飞越高,可才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像是触及了屏障,眨眼间便无影无踪了。

“哈这地方果真有古怪,”温久并未感到惊异,反而更加的冷静了,“先把机甲召出来清理地面吧,刚落的雪块太多,不容易发现线索。”

说完,她又眯着眼看向了空中。

灰蒙蒙的一片,似有迷雾遮掩。估计,这就是设在深坑之上的遮挡物了。

如果不能向上离开,那便只能试试往下,或是仔细探寻四周。

俗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定会有办法解决问题的。

陆衍听见温久的话之后,立马召唤出了重型机甲,开始清理先前落入深坑的雪块碎冰。

因着重型机甲本就有搬运物资清理杂物的功能,所以不一会儿的功夫,掩埋四周地面的雪块碎冰便被清理的差不多了。

而温久则是驾驶着自己的重型机甲,在看似平常的地面铲着落下的积雪。

白白的积雪随之逐渐消失,留下的便是灰褐色的土地。

见状,温久又换了个机甲模式,将大铲刀变为了凿岩钻。

一旁同样驾驶着机甲的陆衍心领神会,跟着切换了模式开始在地面进行开凿。

十几分钟过去,平坦的地面被凿开挖掘了近三分之一。

温久正寻思着要不试试砸墙,忽然间就听见了一阵碎裂声。

顺着看去,才发觉中间那块灰褐石地被凿开后,竟然显现出了一片几乎透明的冰面。

“阿衍!阿衍!你快看这边!”温久在开凿前就与陆衍的机甲进行了连接,如此一来便可以不消耗精神力直接传音了。

陆衍一直观察着温久这边的情况,所以收到传音立马驾驶机甲而来。

他在显示屏上认真看了看这块冰面,“太厚了,需要异能辅助才可以打破。”

“行,那我来吧。”温久有着火系异能,对冰是天生克制的。

于是她说完就发动了灼烧,加持着凿岩钻进行开凿。

只不过这片冰面的确很厚,她硬是凿了近半个小时,才凿出了一个小洞出来。

幸好,足够一个人钻进去。

“就这样吧,先解除机甲,下去看看。”温久不愿耽搁太多时间,只想尽快离开这个深坑。

她可记着楚嘉言在上面,担心对方一直无法脱身。

陆衍自然也想离开,便迅速解除了机甲,快步走去了凿开的冰洞前。

他定睛一看,不免有些讶异。

冰洞之下有着浓浓白雾,隔绝了一切视线的窥探。即便是他使用了精神力,也无法透过这层白雾进行感知。

甚至,蔓延而开的精神力全被白雾挡回来了。

温久也发现了这点古怪,便扭头看向陆衍轻声问:“要跳下去探一探吗?”

“可以,”陆衍认真思考后才应下,“刚才你在清理积雪的时候,我把周围的石壁都查看了,全是实心。”

这话说得十分显然了,那些石壁全是实心的,也就代表开凿无意义。

如此一来,便只剩跳进冰洞一条路可选。

虽然冰洞之下的情况未知,但总比留在坑里苦等更好。

温久和陆衍倒也不是没想过军校赛官方会派人来救援,可他们一早就发现各自佩戴着的手环莫名其妙失效了。

因此,他们才放弃了将希望寄托于救援。

见陆衍也同意试险,温久便裹紧了衣服,又构造出异能护盾,“那我先下去吧,我是木系异能,可以搭个藤蔓长梯。”

她说着说着,就冲冰洞甩出了一道绿光。

只见光芒散去的瞬间,一截颇为粗长的藤蔓,就搭在了厚厚冰面上。

而藤蔓的大部分,自然是顺着洞口,快速垂落了下去。

温久的眼中浮现了抹喜色,随即又运用起了木系异能,将藤蔓加固并编制成长梯。

“好了,没问题了,”她对自己的能力还是很有信心的,“没想到冰面下可以用异能,这样一来,我们倒是可以放心些许了。”

当然了,话是这么说的,该警惕还得警惕。

温久正想顺着藤蔓长梯而下,却被位于一旁的陆衍抢先了。

不等她多问,就听见一句。

“我有冰系异能,可以尽快适应。你身体不算好,慢慢下来就行。”

想着在平时好歹是朋友,如今又是共患难的队友。

温久便没多说什么,只在陆衍出发了后,也顺着藤蔓长梯开始行动。

事实证明,陆衍果然是对的。

因为温久刚攀着藤蔓穿过冰洞,就被深入骨髓的漫天寒意席卷。

幸亏她的反应速度够快,激活了深海蓝焰在身旁。

否则的话,她真会分分钟被冻成小冰人。

她刚想给陆衍分一缕火焰暖身,就见一团金色光球从下飞了来,也带着十足的暖意。

不用多问便知道,这是陆衍用光系异能制造的。

见状,温久的心不禁泛起了一丝涟漪。

可她还没为之多受些波动,就被冰面下的情景带跑了。

顺着藤蔓慢慢往下了一段,才发觉这里竟也是个深坑。

只不过与地面上的深坑不同,这里几乎被透明的厚冰占据,像是一个被掏空的巨大冰球。

温久一边向下一边观察,终于在快落地的时候,发现东北方有几根略显突兀的冰柱。

“阿衍,你看那边!”她一边说一边操控火焰,向着东北方稍微飘了些,算是给陆衍指明方位了。

其实不用她说,陆衍也发现了。

可陆衍还是顺着火焰飘的方向看去,并腾出一只手扔出了个小小的光球。

光球飞到一半便猛地炸开,照亮了东北方的大多区域。

可惜冰柱的位置太远,没能被光亮所照射到。

不过陆衍仍未灰心,只率先落在了地面,还稳稳接过了温久。

一双大手触及纤细腰肢,虽隔着层层厚实衣物,但陆衍仍然有种被烫到的错觉。

待温久一落在地上,他便立即收回了手,垂眸掩饰住了暗藏的慌乱。

然而温久对此毫无察觉,满心满怀都在冰柱上,“走吧,过去看看,说不定能发现什么。”

话音落下,她慢慢走在前面,陆衍紧跟在后面。

两人都没有发现的是,就在他们落地的瞬间,头顶凿开的冰洞忽然被白雾覆盖。

待白雾散去之后,冰洞已消失不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