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7章,刺杀,混乱,平静

张庸也看到冯吉良了。装作没看到。

小郭已经救走。剩下的事情,他就没有必要露面了。对方已经看到他。

现在,吴淞口码头仓库,是他的地盘啊!

党务调查处发现他在这里,肯定不敢上来招惹的。

果然,冯吉良立刻下令转身。走人。

张庸就在里面,自己还傻乎乎的送上去,找死吗?

不打不骂。但就是圈住你十几个小时。谁受得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

冯吉良带着特务离开。码头也就恢复了平静。

盘来宾被带到了张庸的面前。

他之前其实已经被撵走过一次。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又回来了。

然而,这个家伙就死皮赖脸的贴在码头这里,不走了。

估计是得到了高人的指点,采取的就是一个耗字。说什么也要在码头耗下去。

不得不说,这个办法很有效。哪怕是张庸,也不可能将这個家伙拉出去毙了。

没有这样的必要。

或许什么时候,就得让这个盘来宾背锅。

卸货。

一箱箱的步枪被卸下来。

虽然暂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是先卸下来再说。

在轮船上,那是属于别人的。说走就走了。但是到了码头,到了陆地上,就是他张庸的。谁也抢不走。

最多毁掉。

唯一的问题还是,去哪里搞配套的子弹……

不得要领。

他的弹药空间也没有相应的弹药。

弹药空间只能不定时的,不定量的,生产一些已经定型的弹药。自己没办法创造新的弹药。

英七七使用的7.7毫米子弹。有。可是,这五千支步枪用不了。

皱眉。搞回来五千支烧火棍。没用啊!

“铃铃铃……”

“铃铃铃……”

忽然间,电话响。

张庸随手拿起话筒。发现是周洋。

“少龙,我立刻到。”

“好。”

张庸回答。

果然是淞沪警备司令部出面接收。

剩下的事情,他就不用管了。所有的步枪、弹药、意大利炮,都有人负责处理。

若有所思。

忽然想起一件事。顺手打个电话回去马迭尔旅馆。

恰好。就是阿芙萝接电话。她的声音还是很袅娜的。中文说的很流利。带着一点点很特殊的味道。令人遐想联翩。

“阿芙萝小姐,我是张庸。有人留信息给我吗?”

“有。”

“说。”

“有人请你尽快回电话。电话号码是8557。”

“谢谢!”

张庸放下话筒。片刻之后又拿起来。

一个一个数字的拨号。

8557?会是什么人呢?最好是林小妍。

他现在非常想要知道黑岛龙丈的位置。他代表的可是三十万美元。

钱!

钱!

需要好多钱!

“喂……”

很快就有人听电话。

张庸顿时精神一振。

是林小妍的声音。真的是她。

好消息来了!

不假思索的问道:“黑岛龙丈……”

“暂时还没有他的消息。”林小雅说道,“那边对我们特高科十分戒备……”

“那你找我是什么事?”张庸倒也没有太失望。

此前他也觉得不可能那么快。

其他消息也行。

只要是值钱的。

然而,林小妍沉默。似乎欲言又止。

“要当面说?”

“白川秀英有个姘头,在逢源路31号……”

“时间?”

“他现在应该就在那边。”

“好!”

张庸挂掉电话。

完全明白林小妍的意思。就是要干掉白川秀英。

白川秀英名义上虽然是内务省的人。可是,他的哥哥白川义则,是军部的人。所以,他和军部走的很近。

虽然不知道林小妍和秋山重葵之间是否有什么秘密协议。但是,白川秀英死了,对他们两个都是有好处。

所以……

准备策划刺杀吧。

将白川秀英干掉。

之前,他的哥哥白川义则,就是被王亚樵安排人炸死的。现在,轮到他张庸来干掉白川秀英了。

静悄悄的带人前往逢源路。

这边不是租界。但是距离虹口日战区不远。

租界附近的区域,经济发展都是畸形的。逢源路这边也不例外。

各种红灯区非常多。无论白天黑夜,都有很多装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在朝你招手,对你热情满满。

当然,如果得知你兜里没有几个钱。那脸色顿时就变了。像踩到狗屎似的。

地图边缘出现很多的红点。

举起望远镜,看到很多的日本人。街道上十分热闹。

逢源路的全部经济,几乎都是为虹口日占区服务的。

寻找逢源路31号。发现是一座十分精致的小公寓。果然,里面居住的,都是那些高级的交际花。

然而,在小公寓里面,没有发现红点。说明白川秀英不在。

难道是林小妍的情报出错了?

应该不会。

她应该不会在这样的小事上犯错误……

忽然,一个有标注的红点出现在地图边缘。立刻查看。发现就是白川秀英。

哦,是自己来早了。白川秀英现在才到。

立刻寻找暗杀机会。

没有发现阎广坤。应该是没有带出来。

杀了白川秀英,会对阎广坤有影响吗?不清楚。但是,张庸不会犹豫。

机会难得。

一旦错过,下次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当即部署刺杀方案。

直接用狙击步枪干掉。一枪致命。

白川秀英的身边,还有好几个日寇。看样子都是老兵。

他们的身上都带着武器。应该是手枪。如果是近距离刺杀,肯定会遭受日寇老兵反击。

不过……

张庸有点贪心。

他想要将这几个日寇老兵也干掉。

既然动手了。多杀一个算一个。最好是将逢源路的日寇都全部杀光。

啥?

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还有更严重的后果吗?明年七月就会卢沟桥事变。难道还能提前?

杀与不杀,杀多杀少,都不会有影响。

“准备行动。”

“是。”

众人各就各位。

狙击手使用的都是春田M1903步枪。配备2.5倍瞄准镜。

一般情况下,三百米之内,都能百发百中。

如果是距离缩短到200米左右,那就更加没有失手的可能。

张庸自己也握着一把勃朗宁M1935手枪。

全部蒙面。只露出两只眼睛。

然后,默默等待。

等着白川秀英进入射程。

300米……

200米……

举手。

握拳。

“啪!”

“啪!”

枪响了。

白川秀英身体歪了歪。

这个家伙,倒是命硬。居然没有立刻萎靡倒下。

“啪!”

“啪!”

继续枪响。

三个日寇老兵反而身子一顿,跟着仆街。

随后,白川秀英也跟着扭曲在地上。再也没有声息。地图显示,有五个红点消失了。

“啪!”

“啪!”

继续开枪。

又打死五个日寇。

都是远距离开火。

举手。

张开五个手指。

这是撤退信号。

所有人立刻撤退。远离逢源路。

然后……

撤离到三百米外。

所有人摘掉头套。

狙击步枪收起来。

然后……

张庸带着队伍,气势汹汹的又返回逢源路。

如果有人问起,就是枪响了。他正好路过。于是立刻带人过来查看。这很合理吧。

他是最先到达现场的。可以最大限度控制局势。

白的说成黑的。

黑的说成白的。

“快!”

“快!”

张庸故意将车门打开。

好像电视剧里面那样,站起来,半个身体露出车外。

手里还提着一把驳壳枪。胡乱挥舞。

故意是让所有人看到,他是从远处急匆匆的赶往逢源路的。果然,周围的人都是面面相觑。急急忙忙退让。

无意中,张庸发现,路边居然有几个黄点。也不知道是谁。

反正,他们肯定看到他挥舞着驳壳枪,气势汹汹的样子了。

“让开!”

“让开!”

张庸继续夸张的大叫。

一路上气势汹汹的。撵的周围的百姓鸡飞狗跳。

虽然慌乱。但是并没有人受伤。只是财物有所损失。但是没问题。一把大洋撒出去,算是作为补偿。

那些瓜果蔬菜,煎饼果子什么的,根本不值钱。几个大洋就搞定。

正好看到一个黄点。不认识。于是一把大洋全部砸到了他的身上。

我虽然不是党员。

但是我交党费了。

哈哈……

终于,一路风驰电掣的杀到了逢源路。

发现这里已经是十分安静。

路上已经没有人。

所有人都躲到了房屋里面。

倒是没有傻瓜。

发现情况不对,立刻全部躲藏起来。

一眼看过去,只有街道上的十具日寇尸体。其中一个,应该就是白川秀英。

好,摆摆手,安排人上去,将十具日寇尸体全部抬起来。集中到一个房子。

留着有用。

人死了。但是还可以做做文章。

眼睛滴溜溜的转动。高速思考。到底要怎么才能将其利用起来。

可惜,想了好一会儿。不得要领。

要命……

动脑真不是他强项。

之前也没有计划。他做事从来都没有计划的……

计划不如变化……

忽然,心思一动。

东面出现一个黄点。附近很多红点。

都有武器标志。很有可能就是阎广坤。奇怪。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到来?

白川秀英耽误了一段时间才来到逢源路,是在暗中安排什么阴谋估计吗?

冷静。

指挥队伍靠近。

发现那些日寇着急着赶往逢源路。

一时间,阎广坤倒是落在了最后面。他的身边,只有两个红点。

那就没事了。

安排狙击手。

“啪!”

“啪!”

两枪干掉。

前面的日寇发现不对。急忙扑倒。

韦方铨等人迅速的猫着腰冲上去,将阎广坤按在地上,匍匐着拖回来。

“是你……”阎广坤看到是张庸。

“走!”张庸点点头。带队撤离。

走出几百米,将阎广坤放下车。让他尽快离开。

而张庸继续,则是带着队伍继续返回逢源路。这边还有文章需要做。

局势似乎非常混乱。

但是张庸非常兴奋。

情况比他想象中的顺利。

白川秀英杀了。

阎广坤救回来了。

任务完成。

不过,接下来还有很多事。

逢源路死了那么多日本人,日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件事,必须是他张庸出面。

没错,我张庸就在逢源路。你们谁不怕死的就过来。

至少,要让秋山重葵知道,我张庸就在这里。伱处理事情的事情,最好是冷静一点。

要全面开战也无所谓。

现在开战和明年开战,没什么区别的。

所以,没在怕的。

“什么人?”

“站住!”

“站住!”

张庸安排一个大嗓门的人吼叫。

同时,举起一把汤姆森冲锋枪。对着天空按着扳机不放。

“嗒嗒嗒……”

“嗒嗒嗒……”

震撼的枪声在逢源路回响。

对面的日寇急忙隐藏身影。

他们也不是笨蛋。也知道汤姆森冲锋枪的杀伤力是非常恐怖的。天照大神都未必挡得住。

“张组长,保安队的人来了。”

“知道了。”

张庸提着勃朗宁手枪走到后面。

看到一小队的保安队士兵。其实都是国军。带队的是一个中尉。

这个中尉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非常紧张。同时神色很茫然。

他不知道如何处理。

看到张庸出现,他还呆呆没反应。

“我是张庸!”

“复兴社特务处的张庸!”

“你立刻回去报告你们上级,说我张庸已经到了现场,正在处理。”

“你们保安队加强戒备即可。和你们无关。”

张庸将事情全部包揽过去。

这件事,保安队不知道底细,出面反而糊涂。

日寇气势嚣张,保安队未必能扛得住。但是他张庸就可以。他不怕日寇的。

被他抓捕的日寇,被他击毙的日寇,不知道多少。天照大神来了照杀不误。

“是。”

那个中尉如释重负,急急忙忙的去报告。

还没走远,又有巡警急匆匆的上来。同样是被张庸用同样的言语打发了。

没你们的事。你们不用管。

有什么,都是我张庸的事。

日本人如果想要挑事,也是冲着我来的。

将人打发掉以后,张庸又回到白川秀英的尸体身边,将一份航空图纸拿出来。

开始栽赃嫁祸,无中生有……

仔细将五张航空图纸折叠好,然后又夹上一张总统府的图纸,上面有红色叉叉那种。

然后装在白川秀英的衣服内侧,拿出一把驳壳枪。对着他的尸体啪啪又是两枪。子弹穿透图纸。打入白川秀英的尸体。然后,张庸将图纸拿出来。上面已经有两个弹孔。还有一些血迹。

搞定。

白川秀英这个黑锅背定了。

第一,有关bf109战斗机的图纸,是夫人需要的。那边寇蒂斯公司还在等着。

那么,这件事,夫人就得出面斡旋一下。

美国人也得意思意思。

第二,这个家伙还是筹划炮击总统府幕后黑手。

委座如果连这个都能忍,那就没办法了。只能送他“忍者神龟”的称号。

想了想,张庸又决定加点料。

毛利兔丸不是还没死吗?那就将他和白川秀英联系起来。

这样秋山重葵才好说话。日寇军部也会疑神疑鬼。包括天皇本人。也会对白川秀英的身份产生怀疑。

应该差不多了吧。

张庸想了想。觉得没什么破绽了。

以他的智商,只能是安排到这个地步了。能力有限啊!

然后……

继续操作。

打电话给日寇总领事馆。

“我是张庸!中国复兴社特务处的张庸!我要和你们总领事秋山重葵通电话。”

“你没有权限……”

“我有非常要紧的事。关系到你们天皇的安全。立刻找他。”

“系……”

日寇接线员不由自主的站起来。

没办法。对方口气好大。居然直接提到了天皇陛下。哪里还敢怠慢?急忙转接。

生怕怠慢了。回头自己就被勒令切腹谢罪。

“嘟嘟……”

电话传来忙音。

张庸皱眉。打不进去?

忽然,传来咔嚓的声音。忙音消失了。

原来,是那个日寇接线员直接拔掉了之前的线路。强行插入。

“么西……”秋山重葵的声音传来。

“我是张庸!”张庸大声说道,“秋山重葵,我问你,毛利兔丸是谁?他为什么要杀白川秀英?”

“你说什么?”秋山重葵的思维立刻想到了一些可怕的事。

“逢源路发生了刺杀案件。白川秀英死了。”张庸开始给对方描述虚构的现场,“我赶到的时候,白川秀英还没死,他说是毛利兔丸刺杀他的。毛利兔丸是谁?”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秋山重葵避讳毛利兔丸这个名字。

他当然知道毛利兔丸是谁。

但是,他必须装作不知道。

而且,所有领事馆的人,都必须装作不知道。这是大忌讳。

“那我自己查。”

“等等。”

“什么?”

“这件事,我们自己调查。我立刻安排人过去,将尸体带回来。”

“但是,万一你们借这件事提出外交抗议……”

“我保证没有外交抗议。”

“真的?”

“真的。”

“行。我相信你。你现在派人过来吧!”

“好。”

秋山重葵挂掉了电话。

神情木然。如释重负。

白川秀英死了。很好。他喜欢这样的结果。

而且,张庸还给了白川秀英一个非常“理想”的下场。就是被毛利兔丸刺杀的。

毛利兔丸是谁?大家都讳莫如深。不敢多提。

所以,这件事,没有谁会继续深入调查。甚至,根本不会有调查。

因为,一旦展开调查,就会涉及到非常敏感的事情。

没有谁这么头铁。

谁也不愿找麻烦。

哪怕是外号剃刀的东条英机都不敢。

在涉及到雍仁亲王的调查上,东条也很聪明。从不涉及到内幕。

最终的结果,就是白川秀英死了就死了。

所以,不会有外交抗议。

如果提出外交抗议,中国人将毛利兔丸抛出来,那就更麻烦。

“搞定了……”

“雍仁真是完美的背锅侠……”

这边,张庸点点头。

看似一团混乱的局势,迅速的消弭于无形。

既然没有外交抗议,那就没事了。该干啥继续干啥。可惜没捞到什么油水……

但是……

知足常乐。

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

忽然又想到一条毒计。

【未完待续】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